第1章禽兽
作者: 樱火 更新时间: 2016-11-18 09:28:04

  我姓种,挺少的姓氏,单名一个春字。

  我毕业于一所不入流的大专院校,那年我二十三岁。我的工作是宠物店打工,工资低的叫我只能勉强度日。就因为这个我的女朋友林微微和我分手了。

  老板刻薄,女朋友和我分手,我的生活一下子雪上加霜。

  而我无奈的只能向现实低头。

  现实让我明白,纸醉金迷的夜上海,不是农村出来孩子的天堂!

  “小种,伊利园的那个单子给你接,这可是我们的贵宾客户,要是再被客户投诉,就给我自己卷铺盖滚。”

  肥胖的老板娘曾经撩拨过我,可我再怎么寂寞空虚,也无法承受对方那超过一百八十斤的体重,甚至有时候我会去想骨瘦如柴的老板怎么和他爱爱的画面,难道是单纯的就当被鬼压了?

  伊利园是很豪华的小区,我拿着服务单仰望许久,经过保安的登记和排问这才进入小区,找到了客户的门前,门开了后,我被眼前的这个漂亮美女所惊艳了,她穿着名贵的睡衣,头发还兀自带着一点湿漉,看来刚刚洗过了澡。。

  好闻的香味丝丝钻进我的鼻孔,闻着让人陶醉。

  这个女主人身材高挑,眉目如画,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她盯着我看,我也见她眉眼中偶尔会透出来的媚态,这是一个天生的尤物,造物主将她雕琢的太过用心,再看我自己脏兮兮的工作服,内心深处莫名的涌起一阵自卑。

  “你好,那个我是精灵宠物店的员工。”我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她。

  “怎么这么慢,现在才来,什么服务水平,我的小仔仔还要早睡呢。”她知道我身份后,甩了我一眼,语气中透着不满和孤傲。

  “真心不好意思,店里人员太少,忙不过来。”我连忙赔罪。

  “忙不过来就招人,要不就不要接我的单子。”她嘟囔一声,随后转身挥手:“换鞋,小仔仔在浴室。”

  小仔仔是一条狗,泰迪品种,这个我的业务单上有注明。

  我连忙点头,换上拖鞋,进入房间内后,这才打量起来了这房里的装潢,豪华的水晶吊灯释放着略显昏黄的光泽,她家装潢,高端大气,这个女子肯定拥有不俗的财富,不过说的也是,毕竟香密园的房价可是平米过六万的,用林小薇的话说,就我的身价真的买不起一个洗手间。

  人活的不如狗,有时候真他娘的是个黑色幽默。

  我进入浴室给她的小仔仔洗澡,那个女人却在客厅打电话,听的出来,她很愤怒,好像在同男朋友争吵着什么,因为我偶尔听到了什么狐狸精,分手,漂亮女人,再也不要进老娘的们之类的话。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优雅的女人也有泼妇的一面。

  这么美丽的女人居然也会为情所伤?

  真心不清楚电话那头的男人,如果是我,我肯定会疼她宠她,不过就这么个极品高贵的女人,我在她面前都自惭形秽,甚至不敢亵渎。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盯着我,我转头一看,但见她提着一瓶我认不出牌子的红酒,生猛的灌了一口,吹弹可破的白皙脸蛋上,闪现着一丝红晕,如同摇曳的罂粟花。

  “臭男人,看什么看?”她猛的朝我一瞪眼,吓的我立马低头继续给狗狗吹干。

  “小仔仔,你芭比不要我们了。”她带着含糊的哭腔。

  “你这么漂亮,对方抛弃你是她的损失。”我一边给小狗吹干,脑子一下发热,这话就脱口而出。

  “你个死兽医,我的男人也是你能评价的,你,你配吗!”

  她突然变得歇斯底里,像是一头疯狂的小母狮,要将我彻底撕碎,吓的我连忙赔礼道歉,她又哭又笑,而我就成了她的出气筒,一口一声的兽医叫着,不知道为什么,听他每次叫我兽医,我的心犹如被小刀一样一下一下的切割着,有些难受的痛。

  “我就是看你难过,安慰一下。”我站了起来,眼眶有些湿漉:“不好意思,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像是我这样的穷人的确没资格去评价他。”

  “你说谁呢,你个兽医,敢说老娘是耗子?”她醉态朦胧,估计是心情不好有些喝多高了,可依旧有着女王似的跋扈气势:“就是,就是!你个穷鬼,死兽医,臭男人,就是没资格评价他,他也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你没资格,你不配!”

  难道社会低沉的我,连话语权都要被剥夺了吗?

  我不想同这醉酒的女人继续扯下去,因为我的心越来越痛,小姐,你喝醉了,我的工作完成了。”

  说这话的意思是叫他付款,我也好结束这个单子。

  “完成?小仔仔的毛都是湿的,你这什么服务态度,我要投诉你。”说完她摇曳着腰子,转身就朝客厅走去,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就打了起来。

  我能听见她气势凌人,也听到了电话那边肥婆老板娘一个劲的道歉。

  完了!

  这个月的奖金铁定没了,而且回去还不知道肥婆该怎么训我,收拾好了工具箱,我阴沉着脸出现在她面前,沉声说道:“把账结一下。”

  “你个死兽医,还敢问老娘要钱!”她癫狂似的大声吼着,随后抓起沙发上的钱包,随手就将钱甩在了我的脸上:“拿去拿去,钱,老娘有的是,死兽医。”

  那些钱飘洒在空中,纷纷扬扬。

  刺痛了我仅存的卑微的自尊心,我再也无法遏制住内心的怒火:“你个疯女人,活该被男人甩,就你这样的疯女人不被甩才怪。”

  可能我的突然爆发,震慑了一下她。

  “你敢凶我?”她柳眉一横,彻底爆发,抓起茶几上的那半瓶葡萄酒就砸向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凶我,你竟然凶我……。”

  由于没有防备,我躲闪不及,葡萄酒瓶砸在了我的胸前,一阵灼热的疼痛,她还冲上来想要抓我的脸,这女人疯起来简直恐怖,而我也被屡次羞辱,再也遏制不住怒火,抓住她如嫩藕般的手臂,把她甩在了沙发上,我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男上女下的姿势,我能够感受到她胸前的柔弱和弹性。

  “死兽医,给老娘放开。”她挣扎着大声吼我。

  白嫩的长腿乱踢乱登,拖鞋也被甩了出去,发丝凌乱,由于双手被我抓着,竟然扑上来就狠狠的一口咬在了我的手臂上。

  “疯女人,你骂的对,我就是个兽医,还是禽兽的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二层楼书院 www.2cloo.com手机用户请访问:t.2cloo.com】

作者樱火说: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么都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