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作者: 北玄 更新时间: 2016-05-04 14:00:18

  “李安,李安,醒醒。”跟李安隔了一条过道,从小到大就没瘦过的胖子钱俊鹏,用手中的圆珠笔,轻轻戳着趴在课桌上睡觉的李安,作为李安的死党,胖子可从没见过李安睡得这么香,试卷都已经差不多被李安的口水全部打湿了。

  偏偏这次模拟考试是考数学,更不巧的是,数学老师朱振国,是树人高中里最信奉黄荆条儿出好人的老师,加上朱振国相貌实在有点车祸现场的味道,带了一副眼镜,给人的感觉就更不好,性格暴躁到被学生们戏称,疯起来连自己都打。对了,因为朱振国鼻毛外露,学生们还在背地称呼朱振国为鼻毛猪。

  今天,朱振国穿着一件昨晚新买白色短袖衬衣,本来他的心情还不错,就算在模拟考试中睡觉的李安,他也权当没看见,反正李安是一个成绩中等偏下的学生,三个月后高考一完,他也不用管了,眼不见心为净。

  谁知,李安睡觉就睡觉吧,还梦话连篇。

  这不,钱俊鹏已经在叫他了,李安还在说梦话,嘴上有些模糊不清地嘟囔着,“钱俊鹏,别跑,我们哥俩再喝一杯,告诉你,今晚别想那么容易脱身。”

  话一出,胖子当即眼睛就绿了,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悄悄把眼睛瞄向朱振国,正好看到朱振国也看到他,且眼神很不友善。下一刻,胖子心中那叫一个苦啊,以朱振国讨厌差生的性格来说,基本上每次成绩垫底的胖子,相信等会儿无论怎么解释,朱振国都不会相信的。

  于是,胖子转头看着用后脑勺对着他的李安,眼神那叫一个幽怨啊,其中意思再明白不过,兄弟,你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做法,忒不厚道啊,要拉也别拉上我啊。

  只是,李安的梦话还没结束,在同学们的窃笑中,李安又嘿嘿道:“死胖子,你说说看,你是怎么吃到王初雪这只天鹅肉的啊?你小子啊,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二十年痴心不改啊,哥不佩服不行啊。对了,有件事必须要说啊,王初雪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了必须叫我干爹,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此话一出,胖子眼睛差点没瞪出来,而坐在李安身边的一个女同学,差点儿没有反映过来,没错,这位女同学就是王初雪,树人高中的优等生兼校花。

  心事被戳破的钱俊鹏,当即就站起来,面红耳赤的,直接大力把李安摇醒,顺便也发现,女神王初雪看他的眼神,竟然多出了平时没有的厌恶。

  终于忍无可忍的朱振国,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睁开朦朦睡眼的李安身边,大力拍着桌子,喝斥道:“李安,你给我站起来!”

  还没回过神来的李安,眯着眼睛看着朱振国,心情顿时就不美好了,上高中时,鼻毛猪可没少请李安的家长来学校,训完学生后,顺便连同家长也训一顿。演变成后来李安再被请家长,就变着理由说父母来不了学校,而朱振国就直接让其他同学去告诉李安的父母。于是,高中三年,朱振国和李安之间的请家长连续剧,可以称得上斗智斗勇,可歌可泣。

  此时,李安脸上表现出很不爽,道:“死胖子,怎么把鼻毛猪也请来了?你喝多了?这狗日的在我们读书的时候,收缴了我们多少漫画啊,就是称斤论两卖,都够他吃一个月肉了,难道你和他冰释前嫌了?”

  被李安当众骂狗日的,朱振国的脸色霎时间转成猪肝色,而李安的话还没说完,因为他看到了其他同学,看着一张张越来越熟悉的脸,有直到现在都反感的,有直到现在都会有好感的,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校服,包括他自己。

  李安心中一时懵了,心道什么情况?怎么以前的同学都来了?

  朱振国面色阴沉,冷声道:“李安,你不用考试了,现在把你父母请到学校来,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李安转头看着那张无比反感的脸,直接伸手摘掉朱振国的眼睛,随后扔在地上,一脚踩地粉碎,冷笑道:“鼻毛猪,你是不是在监狱里呆傻了?现在还想管我?我看是你脑子有病吧?怎么?不服啊?打我啊,看着你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就来气,想起曾经是你的学生,我就觉得丢脸,你说你什么品行啊?居然干出侵犯女学生的事情,活该你一辈子找不到老婆,依我看,你该在监狱里蹲一辈子。”

  一旁的钱俊鹏,以及其他学生,无不目瞪口呆地看着眼中充满厌恶的李安,怎么李安一觉睡醒后,就变得这么彪悍啊?而且,他们的朱老师,好像就没进过监狱吧?

  朱振国的呼吸越来越重,学生们屏住呼吸,当中有一两个很有想法的同学,不禁心中在想,鼻毛猪快气疯了,不会真的连自己也打吧?

  “李安!我今天不打你,你就不知道谁是你班主任!”说着,怒火攻心的朱振国,扬起右手就要甩李安一个嘴巴。

  李安用左手轻松挡下,二话不说,右手直接反手甩朱振国一个耳光,抽的朱振国头都歪了,学生们当即就惊呼起来,朱振国更是不敢相信,性格软弱的李安居然敢还手!

  只是,李安还没有结束,反手耳光后,李安又来一个正手耳光,又是啪的一声脆响,朱振国是真被打懵了,心中空荡荡的,仿佛看到母猪不仅上树了,还像猴子一样荡来荡去。

  “哎哟,疼!”打完后,李安的右手猛甩起来,右脚还不忘大力跺地,心中叫着好爽。

  胖子钱俊鹏先是觉得李安真牛逼,随后又肯定的认为,李安是真把脑子睡坏了,打老师这种事,就是学校里那些称王称霸的混子学生也干不出来啊。

  而其他同学更是现在都还没回过神了。

  反应过来的朱振国,杀猪般地叫着,冲向李安,“李安!我要打死你!我一定要打死你!”

  李安赶紧移步到过道上,不然等朱振国冲上来了,他可要吃地利的亏,然后,李安直接一脚踢在朱振国肚子上,但是朱振国没有如想象中一样,被一脚踢翻,所以李安很熟练又给了朱振国一记右勾拳,随后左手勾住朱振国的脖子,一拉,左脚一记膝撞跟上,最后右手肘击,将朱振国彻底敲翻在地上。

  做完这一切后,李安面色平静,仿佛只是做了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揽着胖子的肩膀,笑道:“死胖子,走,我们换地方,继续喝,其他人也一起来吧。”

  说完,李安又看向王初雪,嘿嘿笑道:“初雪,今晚胖子是我们的,他的最后单身夜,你可不能管,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肚子里还有宝宝呢。”

  王初雪反感的瞪了李安一眼,说了一句有病后,她离开座位,去搀扶朱振国,随后两人慢慢离开教室。

  钱俊鹏的心中,现在还翻江倒海,连忙伸出右手摸着李安的额头,紧张道:“李安,你不是真的把脑子睡坏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少睡一点,你看,现在怎么就疯了呢。”

  李安拍掉钱俊鹏的手,看了看胖子的穿着,问道:“你是跟我玩哪一出呢?怎么我醒来后,你就是这幅打扮?咦,不对,你怎么突然瘦了这么多?”

  钱俊鹏想了想,然后将李安拉到一边,随后附在李安耳边,小声问道:“李安,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想用这种装疯卖傻的办法躲过一劫?我告诉你,没用,以鼻毛猪的性格,肯定要让学校把你开除了。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那样做,这样我才能想办法帮你。”

  愈发觉得不对的李安没有立刻回答,他开始认真观察周围的一切,周围情景慢慢和脑海深处的某个场景渐渐对应上。

  咯吱咯吱转动的吊扇,凹凸不平掉了不少白灰的墙壁,洗得发白的淡蓝色窗帘,讲台黑板上方“成功来自坚持,执着创造奇迹”的励志标语,黑板右上角有红色粉笔书写的“距离高考还有八十一天”的警示。

  李安嘴上喃喃说着,难道我在做梦?

  突然,李安一巴掌拍在胖子的背上,啪的一声脆响,响彻整个教室,紧跟其后的,是胖子嗓门里发出的,堪比电视剧里男人变公公那一瞬间的惨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胖子遭受了什么虐待呢。

  感受着微麻的手掌,李安问道:“疼吗?”

  胖子心中那叫一个气啊,毫不客气,朝李安的背上大力还了一巴掌,反问道:“疼吗?”

  李安倒抽一口冷气,疼,真疼,不是做梦!

  胖子又问,“李安,你到底怎么了?”

  李安没有理会钱俊鹏,他迅速冷静下来,开始回忆睡着之前的事情。

  为了参加钱俊鹏的婚礼,名满网络的巫师,兼巫师网络工作室大老板的李安,特意从北美回国,也顺便实地考察一下国内行情。当天晚上,坚持了二十年,终于啃到天鹅肉的钱俊鹏,带着几个好哥们,给李安接风。

  酒过三巡后,突然生出恶趣味的钱俊鹏,不知在哪里找了一瓶过期好久的雪碧兑在红酒里,玩笑说,为了惩罚李安这么多年不回国,这杯兑了八二年雪碧的红酒,李安必须喝下去。

  已经喝了不少酒的李安,指了指坏笑的钱俊鹏,然后接过酒杯一口饮下,没一会儿头就昏昏沉沉,然后就倒在了沙发上。

  一觉醒来后,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李安心中起了一个念头,连忙问道:“胖子,现在是哪年哪月哪日?”

  胖子无语地看着死党,心中更加紧张,道:“你不会真的睡傻了吧?现在是1994年4月15日。”

  胖子报出时间后,李安就直接冲出了教室,很快,他冲到了大街上,所有建筑,街上所有人的穿着打扮风格,都是九十年代的风格,某个店铺里,还放着《吻别》,跟记忆深处的场景完全对应上了。

  嘴里默默念着4月15日,李安的脑中出现了另外一个时间,1994年4月22日,这一天,李安的父母死于重大车祸。

  感受着清晰的空气,炎热的阳光,李安喃喃说道:“我真的回来了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二层楼书院 www.2cloo.com手机用户请访问:t.2cloo.com】

作者北玄说: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么都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