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恐怖视频
作者: 不要太给力 更新时间: 2016-04-25 14:37:51

  我们班的英语老师叫赵迪,三十多岁,前凸后翘的,是个相当有韵味的美艳少妇。

  不过最近这几天她却有点奇怪,上课的时候总是在讲台下面看自己的手机,而且还时不时的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令我有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终于有一次,赵迪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手机不小心就掉在了地上。

  而我趁着她不注意,就把那手机捡起来了。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赵迪的手机里到底有什么。

  所以那天放学后,我就一个人躺在寝室里摆弄赵迪的手机。

  赵迪的手机里东西不少,自拍照就有一百多张,都是那种搔首弄姿,深v露腿的私密照,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而且除了照片之外,我发现里面还有个未命名的视频。我心想这个估计就是赵迪经常在讲台下看着出神的东西吧,所以我直接就点开了那个视频。

  视频刚开始一播放,背景是一片小树林,夜色黢黑黢黑的。

  紧接着镜头一转,一个白衣女人就出现在了视频中。

  那个白衣女人披头散发的,看不清容貌,手中拿着一把手术刀,有些木讷的切割着手中的一个小木偶。

  而在那白衣女人前方的三米处,还有着一个身穿黑色短裙,满脸是血看不清楚容貌的女人死板的站在那里,口中不断发出呻吟。

  “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黑色短裙女发出了一声声哀求,不过那白衣女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依然机械般的去切割手中的小木偶,而奇怪的是,随着那白衣女人切割手中的小木偶,她跟前那个黑色短裙女就发出了一声声惨叫,同时一张本来就满是鲜血的脸上,就不断的有皮肉掉落下来。

  那样子就如同是有一把看不见的小刀在划那短裙女的脸一般,令其一张脸很快的就被剥掉了所有的皮,露出了里面暗红色的肌肉,最后只留下一对眼球暴突在脸上,那黑色带有恐惧的眼仁在白色的眼球内不断的转动,看着十分的瘆人!

  而我当时一看到这里,就直接把那视频给关了。

  我没想到赵迪经常看得出神的竟然是这样一个重口味的视频,当时我就对她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的心理,这娘们儿心态绝对有问题,我明天还是把手机还给她吧。

  心中想着,我就把赵迪的手机扔在了一旁,同时我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就躺在了床上休息。

  不过就在那个时候,我刚躺下没几分钟,我的手机就突然来了个电话,一接通,对方就和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看到我了,明晚我会去找你的!”

  那声音是个女人的,有些低沉,我说:“你谁啊,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你看到我了,明晚我会去找你的!”

  电话那头依然是这一句话,我心说这是碰见傻逼了,就没把那陌生的来电当回事,继续躺在床上睡觉。

  不过这一觉睡得可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赵迪手机中的那个视频在我脑中留下了恐怖的印象,我当晚竟然梦到了自己被那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拿着手术刀追,搞得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吓出了一身冷汗。

  看来以后还是少看恐怖片吧!

  洗了把脸,我就和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室友赵龙去上课。

  不过今天我俩一到学校,却是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一群学生竟然不上早自习,全都往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跑,这令我和赵龙一阵好奇,就拉住了一个同学问情况。

  而一问我俩就知道了,我们学校竟然发生了命案,大一的英语老师赵迪死在了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那群往小树林跑的学生都是去看热闹的!

  说真的当时听到这消息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昨天赵迪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死在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

  “疯子,走,咱们也过去看看。”

  赵龙说着就拉着我去了小树林。当时来了很多警察封锁现场,还有很多学生们去看热闹。我俩挤进人群听了大概十多分钟,才算是对赵迪的这个事情了解了个大概。

  原来是今早上我们学校有对情侣想来小树林打个晨炮,结果刚进小树林就闻道了一股怪味,然后就发现了赵迪的尸体。

  据说赵迪死的非常恐怖,整个人的手劲和脚筋都被挑断了,脸皮也被整张割走,血葫芦一样的躺在小树林中,样子十分凄惨。

  而我当时听着听着,就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不知道怎么的,下示意的我就想到了昨天在赵迪手机中看到的那个恐怖视频。

  视频中那个身穿黑色短裙满脸是血的女人就是被人在小树林中割走脸皮而死的,怎么赵迪和视频中那个女人的死法这么相似,不会她的死和那视频有什么联系吧?

  “疯子,在想什么呢?”

  当时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赵龙就拉了一下我的胳膊。

  “没,没有。”

  我定了定神,然后就对赵龙道:“赵龙,你跟我去看一下赵迪的尸体行不?”

  我当时就想去看看赵迪的死状,到底和视频中那个短裙女的死法是不是一样的。而赵龙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就一副吃了屎的表情道:“疯子,你别闹啊,我说这事咱们听听就行了,别去恶心自己了好不好?”

  “那我自己去吧。”

  我一个人向着警戒线那边走。

  “哎,我说疯子,你,你,得得得,我跟你去还不行吗?”

  毕竟是死党,赵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追了上来,不过我俩还没走几步,一个一米六左右,身穿蓝色t血的光头就从东面过来把我俩拦住了。

  我一看是我们寝室的孙强,这小子是个典型的网虫,从开学那天起就没怎么在寝室住,整天晚上就在校外的网吧看一些奇怪的综艺节目,整个人神神叨叨的。

  他当时给我俩拦住后,就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道:“疯子,大龙,我说你俩不是要去看赵迪的尸体去吧?我跟你们说这赵迪的尸体可不能乱看,容易沾上诅咒的!”

  孙强说着,却是直接给我和赵龙弄愣住了。

  我说:“诅咒?什么诅咒?”

  “你俩在学校是不是都宅傻了,这诅咒的事情当年在咱们这野鸡大学闹得多邪乎啊,都上新闻了,你俩连这都不知道?”

  孙强这么一说,给我和赵龙弄得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说:“到底什么事?强子你别卖关子了行不?”

  “就是,整的这个急人劲儿。”

  赵龙也在一旁催促,而孙强见我俩是真的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就把我俩拉到一旁说了起来。

  孙强说他不让我和赵龙去看赵迪的尸体,是因为他怀疑赵迪的死和我们这所学校三年前的一个‘剥皮诅咒’有关。

  而这个‘剥皮诅咒’则是要从三年前的一宗‘援交女学生跳楼自杀’惨案说起了。

  据说三年前我们学校一个叫做白洁的女学生,因为缺钱而在学校内援交赚钱,后来这事被学校知道了,就通知了这白洁的家长,而这白洁虽然行为不检,但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当时受不了丑事被曝光的打击,就跳楼自杀了。

  本来这样的案子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案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这个案子邪性就邪性在后面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二层楼书院 www.2cloo.com手机用户请访问:t.2cloo.com】

作者不要太给力说: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么都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