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院
作者: 夜小楼 更新时间: 2015-03-09 11:15:11

  明亮的殿堂里,柔软的红绒丝毯踩上去十分的舒服,少年一身破旧的棉衣,却被洗的发白。橙黄色的棉花从几处破口中探出头来,让少年看上去就如一个乞丐一般。

  少年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稚嫩,然脸色却微微有些蜡黄,病态尽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落魄的柔弱书生。

  红色的书案上摆放着一堆的物件,有香炉散发着提神的香气,让少年闻之精神不由一震。黝黑而又清澈的眼珠聚精会神的看着坐在书案后面的老人,等待着老人的问话。

  慈眉善目的老者神情同样十分的认真,他在看一封书信,一封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书信。字迹已经不是很清楚,纸张发黄,折叠的痕迹因为年月几乎就要将这封书信撕裂成几份。好在,书信总算还算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老人将书信看了几遍之多,犀利睿智的眼睛望向站在书案另一侧的少年。

  “你父亲……真的死了吗?”老人的问题问的很是让人觉得滑稽,但他没有任何的心情去理会这样说是否合适,因为关于这个问题,他太想知道答案。固然在自己内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那个人的确已经死了。

  少年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并不为老人如此过分的质疑而感到生气,“是的。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死掉了。”

  “葬在哪里?”老人又问。

  少年仍旧如实回答,“与我母亲葬在一起。”

  老人没有说话,而是又将书信的内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也怕遗漏了任何一句话。过了不知道多久,老人忽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就这么死了。”

  少年不语。

  “就这么去了,我一直都认为,他是个生命力极强的男人,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死去。现在看来,他还是死了。”老人有些感慨,又像是埋怨,干枯的双手轻轻的揉搓着手上的书信,将其揉碎,双手轻轻的一拍,一股火苗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就此将那些纸屑化为虚无。

  “母亲临终前告诉我,父亲有话带给您。”

  老人眼睛一亮,甚至是有些激动:“是什么话?快快说来。”

  少年沉吟一下,开口说道:“母亲说,父亲临死之前交代,若是我有见到您的一天……让我转告您,他这一生都不怪你,且一直都以您的弟子为荣。”

  老人明亮的眼睛有些黯然,激动的神情也旋即逝去,但他没有失望,更没有失落,反而是有了欣慰,“如果他还活着,当面对我这么说,那我一定会告诉他,我也以他为荣……这是真心话。”

  少年沉默着,望着老人那一副唏嘘的模样,那明亮犀利的眼神间有些迷惘,似在回忆什么,过了没多久,老人的嘴角不禁弯了起来,感叹的说:“你父亲是我诸多弟子中最让我看重也是花费心血最多的一个。如果不是出了一些事情,他现在是我的女婿,也就没了你这个小家伙了。”

  少年弯身作揖,以示感谢。站直身体以后却又认真的问道,“我能相信您吗?”

  老人怔了怔,不禁笑了起来,“你父亲是孤儿,和我年轻的时候身世很像,可是后来他拜我为师以后,就不再是孤儿,我是你的家人,孩子。”

  少年点头,“母亲临终前还告诉我,父亲还有一段话是要我转告给您的。”

  老人漠然,显然,这孩子的母亲,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在没有确保自己会如何看待这个孩子的时候,不准这孩子把所有的话都说完。

  “说吧。”老人没有了之前的激动,有的还是那份还未褪去的欣慰。

  “父亲说,如果我能活过二十岁,且能修行,世人所想要知道的秘密,他会让您看到,甚至是得到。前提是,我必须要活着。”

  “你父亲侮辱了我。”老人轻声说道,话语说的有些重,却并未和少年一般见识。

  少年不懂老人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但可以感受到他的生气,虽然很淡,可是大人物的生气,哪怕只是一个生气的眼神,有时候也足以将人杀死。

  “我的确想要知道你父亲的那个秘密,却不意味着,我会贪婪到就只是看重那个秘密,而不会把他的后人当成是自己的亲人。”

  “我不知道您所说的秘密。”少年说。

  老人并不怀疑,“你有个很聪明的父亲,也有个很聪明的母亲,他们身上的秘密,是绝对不会在你无法自保的时候告诉你的,因为那不仅仅是秘密,还是死亡。”

  老人拿过一张纸来,提笔在上面写着什么,一边写一边继续说道:“你看过这你父亲给我的书信了么?”

  “没有。”少年道。

  “他要我照顾你,说你天生命格薄弱,体质极差,且因是早产儿而先天短命。唯有修行方能活命。但可惜,他没有等到可以指导你修行的时候就死掉了。他给了我一个极大的难题,命格薄弱的人……是没办法修行的。他在书信里清楚的告诉我他很清楚这一点,要你来找我,修行是假,想要我拼尽全力把你改命延寿是真。可是,我不是神灵,并不见得有办法让你可以修行,让你活下去。”

  “我知道。”少年面色平静的说。

  老人手里的笔不禁停顿,有些惊讶:“你知道?”

  “是,我自幼自己学医,很明白我的身体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所以我没办法修行,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强健体魄,这些我都知道。他……只是尽人事罢了,毕竟我是他的儿子。”

  老人很赞赏少年的平静以及这份心态,将笔放在一旁,拿起那张纸递给少年:“可以告诉我你来的地方吗?”

  “苍穹大陆南疆一个名叫太平镇的地方,离着这里到底有多远……我也不清楚。”

  老人惊异:“苍穹大陆?!那可是星海最靠南的大陆,离着这里何止万里?你一个孩子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少年平静如常:“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出发了,走了三年才到这里。”

  老人的震惊挂在脸上,竟是半天都不知道应该作何评价。十三岁,一个无法修行的孩童,凭借着怎样的毅力和坚持,又冒着怎样的凶险才能来到这里?

  “了不起,这一点和你父亲很像,一样了不起。”

  少年不语,或许这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但他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比起活下去,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你叫什么名字?”

  “苏墨。”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天道院的弟子,拿着我的书信,去内院报名,他们会按照我上面所写的安排你的一切。每逢初一十五,你来找我,我帮你治病。”

  苏墨微微一愣,忍不住问道:“您有办法治我的病吗?”

  “没有,所以我会想办法,如果最终没办法让你活下去,至少……你死的时候也会有亲人在身边。”

  这无疑是一句让人绝望的话语,可对苏墨来说,他很淡然的接受了,并表示了感激。

  老人很喜欢苏墨这种态度,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像是在自言自语:“给你找一门亲事,你父亲可真会为难人呐。若是他还活着,或许这并不成问题,但可惜,他死了,你也快要死了。人家会不会还认可当年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苏墨退出殿堂,在一个下人的带领下前往内院。

  天道院之大,就如一座城。

  城分内外,里面叫做内院,外面叫做外院。内院又分诸多分院,比如苏墨现在要去的天阁就是内院无数分院之一。

  苏墨跟着下人行走在宽阔的石路上,路两侧古树参天,不时在片片苍翠之间偶有亭台楼宇露头。身着各种颜色服饰的学子三五成群来去匆匆,偶尔会有人看苏墨一眼,却也只是关注着他那破旧的棉衣,以及身后背着的那个更为破旧的箱子。箱子上还有一把刀,因为走路的关系,不时的磕碰着箱子,发出难听的响声。

  一栋气派至极的宅院前,下人通报了守卫,而后带领苏墨进入这所宅院。在某栋房子里,苏墨见到了收信人。一个显得有些清瘦的中年人,模样倒也英俊,约莫着四十多岁。穿一身镶嵌着金色花纹的白袍,端坐在一把青藤椅上,神色凝重的看着那张推荐信。

  苏墨很清楚老人在这里的地位,因为他是天道院的院长,有他的推荐信,自然一切都好说,但他万没想到的是,这位名叫陆来来的收信人看完书信以后,竟是有些生气的怒道:“这怎么可能?!院长大人这是和我陆来来开玩笑吗?把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竟是交到天阁来修行?那我怎么教他修行?!”

  引领苏墨而来的下人很是尴尬,显然这样的问题他是没有办法给出回答的。况且这是院长的意思,自己也不敢说三道四妄加评论。

  陆来来背着双手望着苏墨,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能将苏墨看穿一般。

  苏墨弯身行礼,礼貌至极,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陆来来开了口,丝毫没有给院长情面,“你回去吧,我天阁不是垃圾桶,不收废物。别说是院长亲自下令,就是道宗大人来了,我也不能让你这个废物砸了天阁的招牌!回去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二层楼书院 www.2cloo.com手机用户请访问:t.2cloo.com】

作者夜小楼说: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么都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