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奇怪的声音
作者: 疯子丹 更新时间: 2016-04-28 13:04:47

  我妈妈很年轻,也很漂亮,可是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的爸爸,跟所有缺少父爱的孩子一样,我曾一度追问妈妈,爸爸去哪了,为什么不来见我,为什么不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每一次问都没有得到答案,妈妈只是抚摸着我的头流眼泪,每次到这个时候我就很难受,不敢问下去。

  我之所以会不停的问,是因为我内心的恐惧,相信所有单亲家庭的孩子,最怕别人问起你爸爸呢亦或者你妈妈呢?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问题就像是一根上了锈的钢钉,扎在我的心里,每一个锈印都说明了它曾经带给我的创伤,自卑,软弱。

  我跟妈妈从小在姥姥家长大,姥姥很不喜欢我,如果不是我妈是她的亲闺女,我们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上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姥姥突然大发脾气,在卧室里对着我妈吼了起来,骂我妈不知廉耻,生了我这个孽种,我本以为可以听到关于爸爸的信息,可是除了谩骂,姥姥没有提到关于爸爸的一点信息。

  我不敢进去,我害怕姥姥,只能一个人趴在自己的床上哭着,那一次姥姥骂了很长时间,我跟我妈也哭了很长时间,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我没见过爸爸,妈妈是我最亲的人,我不能让姥姥这样侮辱妈妈。

  快速翻身下床,用胳膊擦了一把眼泪,抽出铅笔盒,拿出几根销过的铅笔,攥在手里,铅笔头很尖,我认为这样可以让姥姥害怕,来到姥姥的卧室,一边喊一边用力的砸门,姥姥愤怒的将门打开骂道:“龟孙子揍的,你砸什么?”

  姥姥骂着,我咬着牙大吼了一声用力的把铅笔扎向姥姥,随后姥姥疼的大叫了一声,铅笔头也应声折断,然后,姥姥拿着拖鞋就开始用力的打我,一边打还一边骂我孽种,龟孙子。

  妈妈突然跑出来护着我,姥姥的气更大了,收起拖鞋很快拿来拖把,不停的往我跟妈妈身上砸,我妈终于不再忍了,站起身哭着吼道:“妈,是我不孝,是我不知廉耻,在怎么说小辉也是您的外孙,你就这么残忍吗?你要真不想认我了,我们走还不行吗?”

  “滚,你们早就该滚了,我们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更没有这样的外孙。”姥姥瞪着眼,表情扭曲的说道。

  我始终忘不了这件事,忘不了这句话,忘不了姥姥厌恶我的表情,我开始对这件事有了模糊的看法,我之所以没有见过爸爸,很有可能是妈妈做了糊涂事,爸爸狠心的抛弃了我们,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

  离开姥姥家后,我跟妈妈都成了无家可归的人,那天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旅馆内,房间仅仅比我卧室大一点,我跟妈妈挤在一张小床上,晚上,我听到妈妈一个人蜷着身子在抽泣,本来就很无助的我,看见妈妈哭,我也跟着哭了,只是我不合时宜的又问起了爸爸。

  我见妈妈没有理我,那股固执的劲又上来了,坐起身晃着妈妈问我爸爸到底是谁,他去哪了,谁知道妈妈突然坐了起来,红着双眼打了我一巴掌,吼道:“你没有爸爸,他死了,你听见了吗,以后别再问我。”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比起心里的委屈,那根本不算什么,这是妈妈第一次打我打的那么狠,也是第一次打我的脸。

  妈妈可能也感觉到下手重了,把我抱住怀里,护着我的头,一个劲的跟我说对不起,说不能让我向其他小孩一样有一个完整的家庭,都是她的错,那晚妈妈哭的很伤心,我也是。

  从那之后我就在也没有问过爸爸的情况,我开始从期待变成了怨恨,没错,我恨他抛弃了我们,我恨他让我跟妈妈无家可归,受人白眼。

  不过,可能是因为那一巴掌,我跟妈妈好像也多了一层隔阂,我开始学着把自己封闭起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什么心思也不愿意在向妈妈吐露。

  这件事过后,迎来了我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我灰暗的人生,慢慢的有了一丝色彩。

  在旅馆住了两天,我依旧上学放学过着重复的生活,这天放学,妈妈很开心,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妈妈真的很漂亮,每次来接我放学的时候,有很多家长都会夸我妈妈,这也算稍稍的满足了一下我的虚荣心。

  妈妈带着我并没有回旅馆,而是坐公交车来到了一个六层楼的小区,我第一次见到了给我的生活添了一丝色彩的人,我妈妈多年的好闺蜜,她叫李晴,我叫她晴姨。

  晴姨跟妈妈一样,都非常漂亮,只是妈妈是长发,晴姨是短发,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尤其是身材绝对棒。

  就这样,我跟妈妈暂时有了地方住,虽然晴姨不要我们房费,但是妈妈说不能白在这住,所以起早贪黑的开始工作,一是供我上学,二是付给晴姨房钱,每天早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妈妈就已经离开了,晚上十点多才回来。

  我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工作,总之每天妈妈都很疲惫,回到家草草吃点东西就睡着了。所以接送我放学的就成了晴姨每天要做的事情之一。

  时间一久我才知道晴姨的身材为什么那么好,因为她是健身房的私人教练,也代公共瑜伽课,所以时间相对比较宽松,也与我上下学的时间错开。

  慢慢的我对晴姨越来越依赖,比跟我妈妈还要亲近。有时候,她来不及送我回家,就把我带到健身房,我在她的办公室里写作业,写完作业就能顺便看别人健身。

  健身房很大,每天晚上都有几十人在健身,男女老少每个阶层的人都有,久而久之,我也开始练习一些我这个年龄能做的运动以及器械,偶尔也跟晴姨做做瑜伽。

  有很多次,我跟晴姨有着亲密的肢体接触,每一次我的心都怦怦跳着,晴姨的皮肤很滑也很有弹性,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也很迷人。

  夏天健身房里女生原本穿的就很少,而且都很紧身,很多次我都痴痴看着晴姨呼之欲出的东西,幻想着以后我的老婆能向晴姨这样该多幸福。不过,每次都被晴姨抓的正着,她也不点破我,只是爱抚的摸了摸我的头,不温不火的说着小流氓,小色狼,每一次我都被晴姨说的很不好意思。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三个月,我跟晴姨几乎形影不离,有一天妈妈说要出差两天,让我在家听话,我很爽快的答应了,跟晴姨在一起我每天过的都很开心,虽然话不多,但是却甜在心里。

  这天晚上,我本来在床上睡觉,却听到晴姨的房间里传出轻微的叫声,我仔细的听着,那声音好像只有疼的时候才会这样叫吧?我这样想着,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疼的轻轻的发出一丝声音,虽然比较难听。

  晴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我好奇的挠了挠头,难道晴姨在打自己吗?没事为什么要打自己?

  我穿上拖鞋来到晴姨的门外,声音比刚才更加的清晰,而且隐约中我还听到另一个比晴姨的声音还小的女声。我是跟晴姨一起回来的,没见晴姨带客人回来啊?我好奇的想着,敲了敲晴姨的房门问道:“晴姨,你怎么了?没事吧?”

  晴姨的声音戛然而止,十几秒后,晴姨才打开了房门问道:“小辉,你还没睡觉啊?”

  “我睡觉了,只是听见晴姨好像很疼的声音,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晴姨,你不是在打自己吧?我刚才掐了我一下,挺疼的。”

  晴姨听着我的话捂着嘴笑了,就像银铃一样的笑声,很好听,晴姨摸了摸我的头说:“傻小子,进来陪晴姨说说话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晴姨转身进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脸颊红的像个苹果。

  

  PS:转眼,疯子写书已经快两年了,当初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毅然决然的辞了工作来写的,还曾被周围的人嘲笑了不止一百遍,一百遍啊一百遍……

  现在好容易终于要熬出头了,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既然能够看到本书,那就说明咱们有缘分,疯子在这恳求你们助我一臂之力,无论你是收藏,还是点击,那都是对疯子莫大的支持,当然您要是肯给疯子打赏一下,那疯子更是感激不尽!!!

  疯子在这就拜托大家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二层楼书院 www.2cloo.com手机用户请访问:t.2cloo.com】

作者疯子丹说: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打赏,求礼物,什么都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